(11月23日,湘潭市救助站內,父子倆坐在一起吃晚餐。記者 張哲 攝)
  □兒子失蹤5年,老人一直以為已不在人世
  □暫短相聚後,兒子在啟程返鄉時又走丟了
  紅網湘潭站11月25日訊(湘潭晚報記者 趙明 通訊員 童玲鈺)11月23日,36歲的王艷偉在市救助站里安靜地看電視,“回家”對他來說,就像電視劇里一句不經意的臺詞。而他63歲的父親王津林趕了30多個小時的火車到湘潭,就是想帶失蹤5年的兒子回家,了卻他積澱多年的心愿。
  24日,父子啟程準備返鄉,意外突然發生,王艷偉再次走失。截至發稿前,多方人員正在全城搜尋,如果您看到王艷偉請及時報警。
  出門“旅游”後失蹤5年
  
  “我出門溜達,想回家時發現走錯了方向,越走越遠。”23日,王艷偉說起5年前的事,思路還算清晰,簡單的交流幾乎察覺不出他的精神狀況。
  2009年,王艷偉從山東威海的家出門“旅游”,身上帶的1000元現金很快用光了。他曾打電話給舅舅求助,“他沒給我錢,我就只能繼續走。”王艷偉之後一路西行到了湖南懷化,最近又通過國道走到了湘潭。21日在汽車東站流浪時,被寶塔派出所民警發現,送到了市救助站。
  然而,提及5年來流浪的行蹤,王艷偉逐漸顯露出精神錯亂的狀態,說了好幾條路線。我們疑問,為何不向警方或當地救助站求助,他默不作聲。
  “剛來時,就是‘犀利哥’的樣子。”市救助站工作人員介紹,救助王艷偉後,立即帶他洗澡理髮換了一身新衣服,但他始終不肯透露家庭信息。民警送來時,就初步斷定他精神輕微錯亂,救助人員耐心勸說他,他才說出自己的姓名和戶籍所在地。
  幾經波折,救助人員聯繫上他在山東威海老家的父親王津林。“你們沒弄錯吧,我兒子已經死在外頭了,怎麼還活著。”王津林很意外,也不敢相信,直到電話里聽到兒子的聲音,他才語帶哽咽地肯定。
  轉兩趟火車來潭認子
  
  23日下午4點多,帶著一臉疲憊,王津林到達湘潭火車站。
  22日早晨6點從家裡出發,轉了兩趟火車,一路上就吃了3盒方便面,“哪有心情吃飯,光想見到兒子了。”
  “我冬青呢!”冬青是王艷偉的小名。王艷偉從裡屋走出來,老人一把撲過去抱住兒子哭喊,“你到哪裡去了?”儘管是最熟悉的方言,王艷偉卻木訥地不知如何回應。
  這5年時間,王津林在山東幾乎找了個遍,農村人不敢想遠了,根本不知道兒子會流浪到遠隔千里的湖南。王艷偉曾經是個乖巧懂事、學習成績優異的孩子,身為王家獨子,全家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了。
  1999年中專畢業後,王艷偉分配到黑龍江某自來水公司工作。為了照顧兒子生活,王津林和妻子也去了黑龍江,原本指望著就此過上好生活,但他逐漸發現兒子不愛回家了。
  王津林在黑龍江的家,離兒子工作單位有些距離,兒子以前常回家,但到了2001年左右,性格開始變化了,即便年節放假也不回家。這樣的僵局一直維持到2008年,一位老鄉善意地提醒王津林:“你兒子可能有點問題,給介紹對象本來答應得好好了,後來又不了了之。”因為處對象的事,王津林也曾跟兒子絮叨過,但都被兒子拒絕。
  2009年,王艷偉的精神狀況越來越差,王津林無奈幫他辦理了“病退”的手續,一家人回到了山東威海的老家。可憐天下父母心,即使兒子可能一輩子要靠自己和妻子養活,王津林也無怨無悔。
  回家後,王艷偉總和父母鬧意見,幾個月後趁父母外出乾農活,離家出走了。
  “他打過一個電話給舅舅,說在章丘的明水縣。”然而,王津林趕去明水找人時,當地派出所查詢發現,來電顯示歸屬地屬於濟南。再奔赴濟南找到公用電話所在的小賣部,兒子早已音訊全無。所有的尋子線索都斷了,王津林只能請親戚朋友多留意。
   再次走失急得老父哭啞了嗓子
  
  2010年,齊魯電視臺一則新聞讓他徹底失望了。新聞報道稱,一名30歲左右的男子被火車撞擊身亡,體貌特征和王艷偉相似,“事發後很久我才聽說,我想兒子應該是沒了。”
  為此,王津林的老伴傷心過度,現在基本喪失勞動能力。王津林為了維繫生活,年過六旬還在工地打零工,“根本沒有心思工作,最長的半個月,基本上做個五六天就做不下去了。”
  王津林也很好奇,兒子出走的5年是怎麼生活的,但王艷偉已經無法說清了。24日,王艷偉禮貌地謝絕救助站工作人員送他到車站,跟著父親啟程回鄉了。然而離開不到半小時,救助站又接到王津林的電話,“兒子跑了!”
  王津林說,雖然出門帶在身邊的3000元是借來的,不過回山東就會帶著兒子去看病,“去省城找個好醫生看看,他不嚴重,興許能治好。”24日下午,短暫相聚後兒子再次失蹤,王津林急得哭啞了嗓子。
  直到記者發稿前,王艷偉還是下落不明。  (原標題:山東老漢奔波千里來湘潭認子 啟程返鄉兒子又走丟)
創作者介紹

Dion

fudorx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