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父親的雕塑事業,司徒蒙挨過不少苦日子。■司徒傑和他不收取任何費用的華工群雕。
  不管是在河北還是加拿大,司徒傑的白求恩塑像依然權威。這是一種認可,而這種認可背後,更多的,是不為人知的付出。女兒司徒蒙對這些再瞭解不過,在她的心裡,父親是個有原則有堅持的老派知識分子,一生就像白求恩,只是付出不求回報。
  “搜出來的雕塑作品放了一院子,都被敲碎了 ”
  每個藝術家背後都有個默默付出的女人,司徒傑也不例外。司徒傑的太太是蒙古族正黃旗,岳父是個富商,對女婿頗為欣賞,於是,心裡默許了他作為藝術家在世俗層面的無為。
  “我爸爸雖然是做雕塑,但是他的興趣很廣泛,當年家中每晚都是各種藝術文化沙龍輪番上演。當年第一代電影導演、劉海粟的孫子,這些都是座上客,這樣的文化藝術沙龍也吸引了北京很多大學生過來。”司徒蒙說,“一個清華大學搞計算機的老教授一直和我說,我爸爸當年的文化藝術沙龍對他影響至深。”
  家中濃重的藝術氛圍深深影響了司徒蒙。司徒蒙學音樂。“我爸爸也是很喜歡音樂的。冼星海的媽媽和我奶奶是鄰居,冼星海和大伯父司徒喬很好,也是我們家的座上客,我的一個姑姑差點就嫁給了冼星海,只是時局太亂,二人在亂世失聯,因此分開的。”
  文革期間,司徒傑家裡成了第一個被抄家的。“搜出來的雕塑作品整整放了一大院子,都被敲碎了。其中有我爸爸做的最愛的一件作品《瘋子》。這是他最滿意的一件作品,後來重新做了一件,不滿意砸掉了。”
  值得慶幸的是,雖然岳父是富商,妻子又是正黃旗後裔,司徒傑沒有受到過多的人身攻擊,但是其孩子的人生不可避免地,還是受到了影響。“我是學音樂的,當時司徒漢——我的伯父已經幫我聯繫好工作單位了,但是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我一直沒有辦法落實工作,後來我只能轉行。”司徒蒙至今遺憾。
  “三年大饑荒的時候,家裡都是過來蹭飯的學生”
  司徒傑廣為人知的作品是白求恩塑像。他為白求恩做的塑像至今矗立在加拿大蒙特利爾白求恩廣場,河北石家莊白求恩醫院廣場和白求恩墓地。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司徒傑這些作品,僅僅是參照相當有限的一些圖片資料。
  據瞭解,在加拿大的白求恩的雕塑,當時獎金不菲,有7000元。“幾十年前的7000元是很大一筆錢。我媽媽當時得知作品入選了以後很開心,想著能用這筆錢買一棟房子,因為一直是和我外祖父一起住的。”司徒蒙說。
  但是,後來司徒傑放棄了在這筆獎金。“他說,我在做白求恩塑像的時候,深深為他的不求回報打動,像他這樣具有國際人道主義的人,只是一心想付出從不想回報的人,我若領取這筆獎金,那是對他的冒犯。我媽媽其實當時對這筆巨額獎金很是雀躍的,也為怎麼用這筆錢做了很多規劃。不過我爸爸說放棄了,那她也無所謂,也就順從我爸爸了。”司徒蒙感嘆了一句,“我覺得他是真的把自己做進去了。所以他們那一輩老藝術家,真的是個很純粹的人,只是付出從不求回報。不僅僅是這件事,他對自己的學生也是非常無私。三年大饑荒的時候,家裡都是過來蹭飯的學生,我爸爸總是很開心地讓我媽媽多添一雙筷子。”
  “有這樣的藝術家父親,我能說什麼呢?”
  上個世紀80年代初,司徒傑移居加拿大,寄居在其姐姐家中。司徒傑的姐夫是國民黨北美元老的核心人物,有感於司徒傑具象塑像的傳神生動,他希望司徒傑做一尊孫中山的塑像,塑像未動工,即可先領取優渥稿酬。但是與此同時,當地的華工找到了司徒傑,希望司徒傑能為當年客死他鄉的華工們做一個浮雕系列,永做歷史留念。
  司徒傑沿著當年華工鐵路一路採風,一條鐵路下埋了多少華工白骨。“我父親當時覺得很震驚,他說若他不做這些塑像,可能這些歷史也就永遠埋藏於地底。兩相權衡,他覺得華工更需要他。雖然對方沒法支付稿酬,只能支付最基礎的原料費。”司徒雙回憶。稿費高昂的孫中山塑像和沒稿費的華工群雕,他選了華工群雕,這樣的決定一做,司徒傑也就沒法繼續在姐姐家裡住了,從豪宅搬到了地下室。
  苦心創作將近兩年,作品終於得以面世。這件作品,至今被放在溫哥華,真實記錄了中國華工的悲慘歲月。
  然而讓司徒傑沒想到的是,當地大使館工作人員又找到了他。“上個世紀80年代,可能政治形勢比較敏感,使館人員說希望我父親還是能做一尊孫中山塑像,為了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我父親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對方也沒提酬勞。我父親就自己買材料動手做了孫中山的塑像。後來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這件栩栩如生的孫中山像始終沒有面世。”司徒蒙說。
  司徒蒙對這段往事印象深刻,是因為那是他們在加拿大最為艱難的時日。“有這樣的藝術家父親,我能說什麼呢?我只能努力工作。”司徒蒙當時也沒找到更好的工作,只能在餐廳洗碗,晚上在制衣廠做縫紉工,努力賺錢。“累得都想一頭睡過去了再不醒來,可是後來想想我爸和他的雕塑,就一咬牙挺著。”
  ●記者手記
  桃李滿天下
  寂寞比煙花
  在山西,有個司徒傑雕塑館,這是目前國內收錄司徒傑作品最全的地方。司徒蒙說,這裡是雕塑專業學生的教學基地之一,每年都會有大量的雕塑系學生過來觀摩。至於司徒傑的學生們,作為解放後第一批獲得系統雕塑教育的學生們,有不少作品已經輕易拍出過百萬的價格。桃李滿天下,這話形容是再不為過。但就司徒傑而言,在歷史的河流中,他的作品以及他們對當代雕塑界的默默耕耘已然在喧囂的大時代中淹沒,和現如今藝術界的喧囂比,他比煙花寂寞。
  司徒蒙比較後悔的是,自己沒有先見之明,學習藝術或者文學,這樣她就可以把父親在雕塑教育以及雕塑藝術的成果系統整理出來。而她自己的人生,大半輩子基本上是為父親的創作而努力工作,但是她無怨無悔。  (原標題:錙銖不取,果決放棄獎金有父如斯,敬佩唯有自勉)
創作者介紹

Dion

fudorx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